中新網4月21日電 據西班牙《歐華報》報道,1956年,12歲的鬱良隨父親來到西班牙首都馬德里,在美國人辦的私立學校接受教育。顯赫的家境使鬱良的青少年時代衣食無憂,過得很隨心所欲。然而,富有的生活難以緩解母親的落寞,儘管青少年時期的鬱良還不諳世事,但母親和父親之間那種“相敬如賓”的冷漠還是在鬱良心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。
  50年代,旅居西班牙的中國人真是寥寥無幾,就是在首都馬德里,無論是中學還是大學,鬱良在學校里都是唯一一個黑頭髮黃皮膚的中國人,甚至有段時間,他都忘記了自己是中國人,他的語言,他的思維,他的生活習慣和處事方式都成了地道的西班牙人。在大學里,他瘋狂地迷上了音樂,學習吉他,組建樂隊,他成了這個樂隊的吉他手和主唱,受到同學們的擁戴。
  25歲那年,熱愛音樂,對生活充滿了夢想的鬱良不願再受家庭的羈絆和束縛,決定終止學業,離家出走,獨自闖盪社會。躊躇滿志的他要做自己喜歡的事情,他要向父輩證明自己的生活能力。嚮往自由和隨性的他,選擇了美麗的馬略卡島。他喜歡馬略卡的碧海藍天,棕櫚花香,淳樸民風。終於遠離大都市的喧囂,這個美麗的島嶼讓他感到特別愜意舒適,他要在這個“世外桃源”里釋放自己的天賦,為自己的人生描繪一張宏偉的藍圖。
  1969年,25歲的鬱良在Porto Cristo開了第一家叫Sa Boga的Disco舞廳,酷愛音樂的他,具有天生的審美鑒賞能力和“接地氣”的經營能力,首家Disco舞廳在馬略卡島一炮打響,吸引了當地無數年輕人慕名而來。
  70年代初期,賺得缽滿盆滿的鬱良投資開了第二家Disco舞廳,名為“45”。據上了年紀的馬略卡人介紹,這家Disco舞廳在70年代可謂是帕爾馬(Palma Mallorca)的“夜皇后”,聲名遠播。每天下午時分,這裡都會聚集一群穿著時尚前衛的人。入夜後,就能在這裡看到很多社會名流,他們中有明星、運動員、伯爵、甚至政界首領、商界大亨。當時的羅馬尼亞著名網球運動員納斯塔塞、提里亞克,著名西班牙網球選手歐蘭提斯,還有時任馬略卡主席的Vidal男爵,西班牙著名歌唱家Julio Iglecia等等,他們都樂意在這個時尚舞廳的酒吧里聽著經典音樂,喝上幾杯,享受這個瀰漫著藝術文化氣息的酒吧帶來的愜意。
  憑著聰明冷靜的頭腦和經商智慧,鬱良在馬略卡的事業真可謂風生水起,他結交了很多社會名流和政商要人,自己也成了當地的中國名人。從25歲到60多歲,這40多年裡,他開過五家Disco舞廳、兩家酒吧咖啡館,三家高檔餐廳,馬略卡大名鼎鼎的“龍門飯店”就是鬱良先生的產業,這些產業全部位於風景優美的高端地段。他曾經與Baleares自治區的Baleares小姐大賽合作了25年,為當地文化藝術公益事業作奉獻。在西班牙房地產鼎盛時期,他曾擁有一家房地產公司。
  鬱良先生(Toni Yoh)是馬略卡人公認的著名華人企業家。
  融入社會,樂於助人
  在鬱良先生的豪宅里,記者看到了他與西班牙首相拉霍伊的合影,他與西班牙藝術家的合影,還有他與德國和英國的名流、富商的合影。作為當地著名的西籍華人,他經常出沒在上流社會的各種活動和名流聚會中。據記者瞭解,22年前,鬱良就加入了西班牙人民黨(PP黨),成為其中的一員。他積極參政議政,非常關心西班牙這個國家的一切。他與歷屆Baleares自治區政要和Palma Mallorca的市長和政府官員都是很好的朋友,他真正融入了這個社會。
  據鬱良先生透露,曾經Palma Mallorca市想讓他當副市長,被他婉言謝絕了。他告訴記者,雖然他在與“外國人”相處中完全沒有隔閡,他說一口流利純正的西班牙語,英語交流自如,還會說一點德語,他的生活閱歷和談吐使“外國人”都把他看成是“自己人”,在這些“外國人”眼裡,Toni Yoh就是他們中的一員。其實,人到中年後,鬱良先生才發現,自己骨子裡還是一個傳統的中國人,中國文化已經融進了他的血液,只是年少輕狂時被自己忽視了。記者從他的家居陳設中可以看到,這個在海外生活了58年的華人還是崇尚中國文化的,他中西合璧的客廳里,除了牆上的西方油畫和壁爐上的西式工藝品,就有經典的紅木傢具,景泰藍花瓶和中國工藝品。
  45年來,鬱良先生輝煌的事業,為當地人提供了很多工作崗位,為當地社會解決了就業問題,也使他在當地政界和商界聲名鵲起,受到大家的尊重。
  80年代初,中國人移民西班牙開始增多,來馬略卡島的中國人也逐漸多了起來。目前,在這個美麗的島嶼生活著5000多中國移民。他們大多從事餐飲業和小商品經營,進入21世紀,島上開始有了中國人的旅行社和律師樓。在這些中國移民心目中,鬱良先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僑領,也是他們信得過的前輩。因為自從中國移民來到這個島上,鬱良先生就把這些同胞視作同族親人,只要僑民有困難找到他,不管是生活上還是經營上,他都會予以無償無私的幫助。當地僑民說,鬱先生幫助過多少馬略卡中國僑民還真是數不清了!
  憑藉鬱先生在主流社會的影響力和良好口碑,他儼然成了當地中國僑民的代言人,也是當地中國僑民遭遇不平等待遇時,危機公關的領頭人。他多次接受當地媒體的採訪,在當地電視臺和廣播電臺發表公開講話,為中國人排憂解難,維護權益。
  鬱先生告訴記者:“我與這裡的中國僑民相處還不錯,能為大家盡自己的綿薄之力,我感到很榮幸。我力求做到對每個人友善,幫助那些我可以幫助的人。對那些向我求助的人,我會毫不保留地給他們一些建議,讓他們少走彎路,不管是生活上還是生意上。”
  凌雲壯志,“再乾十年”
  如今,年屆七旬的鬱良先生已經退休,但老驥伏櫪,志在千里,他還有著“再乾十年”的凌雲壯志。
  記者看到三年前馬略卡當地一份報紙採訪鬱先生的報道,當西班牙記者問他:“在告別工作的時刻,您的感覺如何?”鬱先生是這樣回答的:“人們認為退休是告別工作,我不這樣認為。從今天開始,我希望把我這麼多年獲得的經驗用於再發展的需要,或者用在需要我經驗的事情上。另外,從我退休開始,我還可以繼續幫助他人。迴首我在馬略卡的人生經歷,應該說,我感覺很棒!我曾經的事業,曾經擁有過那麼多的好顧客,這一切都讓我感到自豪。”
  西班牙記者問:”您如何看待現在西班牙國家形象?我說的是王室的形象,或者是我國的腐敗問題?”鬱先生答道:“很明顯,現在不是最好的時刻。但是,國王不僅為西班牙做出了很大的貢獻,為馬略卡島所作的貢獻就更不用說了。我說,他是西班牙歷史上最好的國王之一。沒錯,人都會犯錯,但我覺得我們要原諒他,因為他為我們做的更多。我們必須為西班牙翻開新的一頁。”
  西班牙記者問:“那政治層面腐敗和非政治層面的各種犯罪的存在,您對此有什麼看法呢?”
  鬱先生這樣認為:“這方面,我認為西班牙法律必須更加嚴厲,對待腐敗就像對待恐怖主義一樣。同樣,對於盜竊等犯罪,西班牙也必須制定更加嚴厲的法律……。我不是死刑支持者,但如果你問我,根據其罪行,我支持對那些政治腐敗的人和刑事重犯判處終身監禁。”
  退休後的鬱良先生仍然活躍在當地的各種社交場合,仍然積极參加政黨的活動,仍然關心西班牙的政治走向和社會動態,仍然關註馬略卡未來的發展,為此出謀劃策、坦誠建言。據記者瞭解,近年來,隨著中國經濟的迅速發展,他多次去中國大陸考察,他認為,中國正在成為一個經濟強國,為世界所矚目,中國廣闊的市場不容小覷,未來是屬於中國的。
  鬱良先生說:“退休在家無所事事,就是等死,我身體還很好,我還要再乾十年!” 他在低調中張揚著自己的個性,他還在尋找下一個事業發展的起點……(辛文)  (原標題:西班牙華人企業家鬱良:樂於助人融入社會(圖))
創作者介紹

房屋買賣租屋

dg12dgbmb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